取消
中兴通讯首席战略官王翔:多维创新,共融共生
发表时间:2021-09-29 作者:中兴通讯 阅读量:257

9月27日,2021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正式举行。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出席大会开幕式并做《多维创新,共融共生》主题发言。分享了中兴通讯在数字化转型实践过程的经验和思考。

王翔指出,数字经济时代,我们希望通过多维度创新拓展,推进共融共生,强化信息及能源技术推动力,聚焦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创新融合,利用新要素新模式提升价值,加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以下为发言全文:
-------------------------
当前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时代,各行业数字化转型形成共识并成为大势所趋,关键要素5G基础设施在前两年已经开始逐步部署,但大家还处在一个焦虑的时期。转型到底多快算合适?大型企业和行业龙头要么自身数字化能力比较强,要么有数字化能力很强的企业提供VIP顾问服务,但大多数企业对自己的转型方式和动作并不太清楚。所以我们结合自身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的实践,总结了一些经验,供大家参考。

我们认为数字化转型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突破的过程。一个良性的技术和应用循环是一个持续迭代并循环往复的提升发展过程,技术创新带来了应用实现的可能,接着技术在各个场景应用过程中又会发现新的问题,新的问题会引发新一轮技术的革新,如此循环往复。所以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并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不断创新,才能不断向前发展。
但创新从那里突破呢?我们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六个维度开展数字化转型创新。

第一是技术推动力方面,包括信息和能源两个维度。历史上几次的工业革命都是通过信息或技术或两者的组合创新推动实现的。

第二是创新标靶方面,包括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两个维度。当前属于数字经济转型时期,数字构建了新的虚拟世界,现实的物理世界和未来虚拟世界之间如何进行连接是一个创新的焦点?

第三是价值触发方面,包括新要素和新模式两个维度。我们所有技术和应用最后都要变现,如何利用关键的新生产要素和新模式并产出附加经济价值是商业成功的标志。
第一个维度是信息维度,可以从横向、纵向两个方向来理解。

横向是企业的生产作业流程。从整个横向流程来看,首先要做流程各环节的量化和价值分析,量化是管理的基础,在量化的过程中我们就能发现哪些地方是堵点,它阻碍整个生态流程的效率;哪个地方是贵点,这个地方的成本特别高;哪些地方是产品增值点。这些点就是我们需要进行数字化转型所要改进的方面等等。这些问题点就是需要通过数字化改造来优化的场景,通过技术创新,解决上述痛点,就形成单点的解决方案。对于存在类似场景的解决方案就可以抽象并形成可配置ICT能力模板。而这些模板就可供其它相似场景的企业参考和选用。

纵向是形成信息流的闭环。我们把它抽象成五大功能,就是信息的感知、传送、存储、计算、应用。一个生产流程线有非常多的作业点,首先是要实现点状场景的信息局部高效闭环。比如我们中兴通讯南京滨江智能工厂,我们现在抽象出了50多个点,每一个单点都有一个解决方案,当把50多个点汇聚起来的时候,对相应功能模块进行合并,形成特定功能的能力组件和平台。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聚合不同的能力组件、云网底座、终端和应用,快速实现端到端解决方案,实现整体方案成本和效率最优。

信息维度最终的目标是实现企业全流程的信息高效闭环,即全局流程再造。第一步实现作业流中每个环节中数字化改造。第二步就要把全局连接起来,这个连接包括内部的连接,比如生产线的连接,以及外部和我们供应商、合作伙伴以及客户的连接。通过企业不同领域的全局流程再造,实现由点到面的的企业数字化转型。

第二个维度是能源维度。这几天大家都看到很多消息,各个地方限电。限电给我们的警示就是在双碳大环境下,我们要高度重视未来能源选择和使用的策略。

先从整体来看,全球有一个科学碳目标的制定,要求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整体温度提升不超过1.5度,这1.5度量化到我们自身就是每年绝对的碳排放要下降4.2%,4.2%作用到我们内部又该怎么度量呢?有三个范围:范围一,自身直接的排放。比如说油机车队燃油燃烧,直接燃烧就产生了碳排放。范围二,自身间接的排放,比如研发/生产用电。电的产生是要产生碳排放。范围三,上下游伙伴的排放。范围一、二需要我们对自身消耗进行约束,范围三是对上下游约束。通过这样的约束,可以有效的度量碳的排放结构,从而制定自身在碳排放上的优化方案。

再从行业来看,不同的行业能源使用结构不同,比如对我们科技企业来说,80-90%的电力消耗来自于研发、生产用电,其中主要是仪器仪表和空调用电等。比如通信运营商百分之八九十的电来自ICT网络设施运行,包括数据中心、基站等,要想降低运营商的电力消耗,就需要提升我们设备的效能。管理碳排放的核心就是梳理排放的结构,抓大不放小,进行精细化的管理。

前面讲了能源的消费结构,围绕能源的碳中和还要考虑能源的闭环过程,整个大循环包括能源的产生、传送、存储、消费以及碳的排放对冲。政府、社会组织、企业在这个大循环中承担的角色和作用不同。在整个碳中和的过程中要综合考虑经济效益,有的场景适合场景内的小循环,比如偏远地区的小范围供电。有的场景需要整个社会大循环,有些碳中和措施也有规模效应的影响,规模化能带来效率的提高。

中兴通讯关注全流程的碳中和管理。我们在降低企业碳排放的同时,重点聚焦通过技术创新实现通信设备的节能降耗。比如在能源的产生可提供基站的一体化智能光伏绿岛供电自循环方案,能源的传送和存储提供高效能的绿色锂电智能储电方案,在能源的消耗部分主要关注节能降耗,通过智能化的方案来提升用电效率,比如在无线设备侧,以AI为技术核心的基站节能方案PowerPilot,使整网节电达到20%;创新性地构建了面向未来的预制化数据中心解决方案,能耗下降30%等等 。
第三个维度是物理世界,第四个维度是虚拟世界,两者属于创新标靶方向。从创新的角度来看,更多的创新会产生在虚实结合的地方,我们说虚中有实、实中有虚,通过虚实结合,能够重新分配我们的价值和成本的结构。我们在实体中融入虚拟可以提升真实感,可以有更多的深度感知。虚拟实现的成本更低,但实体更真实,所以我们在虚拟和物理世界之间有效选择两者之间的配比和配置实现整体效益最优。

这里举几个例子,一个是通过数字孪生来解决运营商的网络运维问题,一个是通过XR来支撑我们的高效培训问题,这都是虚实中间态的一个比较典型的内容。

最后再看一下价值触发方面的两个维度,即第五个维度“新要素”和第六个维度“新模式”。熊彼特曾经说过,创新就是关键生产要素的新组合。以前的关键生产要素有资本、技术、劳动力和土地,现在要加上数据。如何对这些关键生产要素进行组合和配置?如何通过组合和配置产生新的商业模式,并转换成经济价值?

这里举三个新要素新模式的典型案例。第一个案例是研发云协同,通过研发的数字化和云化能够改变研发模式,并且能够大幅提效。去年疫情期间,我们大部分研发人员在家办公,在家办公能达到现场办公效率的98%。第二个案例是大数据智能运维,我们通过虚拟、现实这样的结合,通过人工智能以及数据的导入,整体人力节约20%,投诉处理提效80%。第三个案例是基于大数据分析的一个预测性维护的案例,用于智慧钢铁,实现了智慧预警和高效维护的目的,帮钢铁企业大幅降低故障率。

在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每一个企业都要深度思考,如何通过技术创新优化自己的业务流程,提高企业经营效率和竞争力。从中兴通讯实践看,我们认为通过技术、创新标靶和价值触发三个方面、多个维度的创新,高效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信息维度,通过横向和纵向闭环贯通,解决企业各环节的痛点,实现全局流程再造;能源维度,关注全流程碳中和闭环管理,实现通信设备和IDC节能降耗;聚焦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创新融合,提升企业运营效率和用户体验;利用新数据要素创造新的业务模式,为企业和客户创造价值。

在数字经济时代,中兴通讯致力于成为数字经济筑路者。一方面提供相关的产品,帮助建立数字经济的底座,另一方面我们也通过前期广泛合作和场景探索,逐步沉淀典型的应用场景模板,复制推广,共建数字生态,助力各行各业加快实现数字化转型。
谢谢!